北京圆明园野天鹅禽流感疫情,会传染我们吗?

  • 时间:
  • 浏览:920
  • 来源:养生堂
昨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发布公告称,北京海淀区圆明园遗址公园发生野生天鹅H5N8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尽管随后“北京海淀”公众号发布了关于此次疫情的情况通报,并表示此次疫情仅在局地发生,且已得到有效控制,但很多人还是表示非常担心↓
 



那么,此次出现的H5N8型禽流感病毒会在人际间传播吗?如何预防禽流感病毒?
 

H5N8毒株对人类威胁较小

禽流感是禽流行性感冒的简称,是由甲型流感病毒引起的禽类传染性疾病 (过去俗称鸡瘟) ,而近期在圆明园遗址公园出现的H5N8型禽流感病毒,是甲型流感病毒的一种亚型病毒。
 
(圆明园的黑天鹅家庭/图源见水印)

相较于我们普通消费者,家禽养殖户们应该会更害怕这种病毒。因为自首次发现H5N8型禽流感病毒以来,尚未发现人感染这种病毒的案例,而H5N8型禽流感病毒对禽类却具有高致病性。
 
2014年1月16日,韩国首先报道发生H5N8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此后该病毒迅速传播至亚洲(中国、日本)、欧洲(德国、荷兰、英国、意大利)和北美洲(美国),在全球引起了大流行。
 
以禽流感疫情较为严重的2017年为例,当年全球流行的禽流感毒株包括H5N1、H5N2、H5N5、H5N6、H5N8、H7N3和H7N9等亚型,其中,H5N8亚型引发的疫情数最多, 报告1544起,占全年疫情总数的83.0%。
 

(2017年不同亚型HPAI疫情数/图源:参考文献[3])

不过,根据“北京海淀”发布的通报,此次野生黑天鹅疫情发生在北京圆明园遗址公园,而自圆明园遗址公园边缘外延5公里区域内无家禽养殖,涵盖圆明园遗址公园及海淀区其它重点水域野禽栖息地,经北京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结果均为高致病性禽流感阴性。
 
所以此次H5N8型禽流感疫情仅在局部地区发生,很难传播给人类,且已得到有效控制。
 

禽流感病毒也会感染人类

虽然说H5N8型禽流感病毒只喜欢欺负禽类,但并不是所有的禽流感病毒都这么“弱鸡”。比如既往确认感染人的禽流感病毒有H5N1、H9N2、H7N2、H7N3、H7N7、 H5N2、H10N7 等。
 


1997年,在我国香港地区暴发由H5N1型的导致的人感染性高致病性禽流感,导致了18 人感染,6人死亡,首次证实高致病性禽流感可以危及人的生命。
 
此外,自2013年以来,新型禽流感病毒H7N9毒株在我国引起了6起疫情。在2013年2月19日~2017年2月23日期间,中国大陆报告了1 220例经实验室确认的感染H7N9病毒的人数。
 
疾病预防控制局数据显示,在2017年,全国H7N9感染病例共有589例,死亡人数259例,大部分发病者分布在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
 
不过,有意思的是,根据《中国-世界卫生组织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联合考察组2013年4月18日-24日考察报告》显示,H7N9毒株在禽中呈低致病性,对哺乳动物的适应性增强,也就是说,它不怎么“欺负”禽类,但很喜欢“欺负”人类。

如何预防人感染禽流感病毒?

禽流感病毒感染人后,会引起以呼吸系统损害为主的人急性感染性疾病。其轻型病例仅表现为发热、咽痛、全身酸痛和乏力等流感样症状;重者可发展为肺炎、急性呼吸道窘迫综合征,发生呼吸道衰竭和多脏器功能衰竭,且病情逐渐加重、病死率较高。
 


禽流感病毒与其他流感病毒一样怕阳光、怕热,普通消毒剂很容易将其杀灭。通过加热(60℃30分钟,100℃ 2分钟)或普通消毒剂均可杀灭病毒。
 
人感染禽流感病毒主要是通过与病死禽类的密切接触 ,高危人群主要是从事禽类养殖、贩运、销售、宰杀、加工业等人员,一般公众这种机会很少,感染的机会并不多。但在日常生活中还应注意以下几方面:

1.应尽量避免与禽、鸟类不必要的接触,特别是儿童应避免密切接触家禽和野禽。


2.注意饮食卫生,进食禽肉、蛋类要彻底煮熟,尽量不要吃生的或者半生的鸡蛋;加工、保存食物时要注意生熟分开;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搞好厨房卫生,在加工处理禽、蛋类后要彻底洗手。


3.不要购买活禽自行宰杀,要购买经过检疫、加工的禽肉制品。


4.不要从活禽市场或流动摊贩处购买活禽家养,更不要与原有家禽混养


5.戴好口罩、勤洗手,注意个人卫生,平时注意加强体育锻炼,营养均衡提高抵抗力,对于预防禽流感感染同样有效。


总之,本次北京圆明园遗址公园发生的野生天鹅禽流感疫情传染给人类的风险很小,但我们对人感染禽流感病毒的防控不能放松,如果在接触禽类以后,出现发热及呼吸道症状,在及时就诊的同时,还要告知医生自己的禽类接触史。
 
 

参考文献:

[1]高占成,冯子健,姜宁.人感染禽流感防治知识问答[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13,5(04):3.
[2].中国疾控中心提醒:预防人感染禽流感[J].家禽科学,2020(12):56.
[3]杜建,兰邹然,翟新验,辛盛鹏.2017年全球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分析[J].中国动物检疫,2018,35(11):5-8.
[4]蒋文明,宋建德,黄保续.近期全球H5N8亚型禽流感疫情分析[J].中国动物检疫,2017,34(01):1-3+7.
[5]于盼盼,李洋.H7N9禽流感的流行病学特征及防控措施[J].吉林畜牧兽医,2021,42(01):82-83.
[6]疾病预防控制局,2017年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2018-02-26,http://www.nhc.gov.cn/jkj/s3578/201802/de926bdb046749abb7b0a8e23d92910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