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小圆桌|面对医疗暴力,医生们能怎么办?

  • 时间:
  • 浏览:811
  • 来源:养生堂

去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在出门诊时,被诊治过的患者崔某砍伤,该事件将近年来的恶性伤医推向高潮,然而此类事件并没有停止。


今年的1月27日,江西省吉水县人民医院发布消息,江西“伤医案”被刺医生胡淑云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1月27日凌晨3:12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不幸去世。

(图源:江西省吉水县人民医院公众号)


对此,春雨君特邀请本平台部分医生,来聊一聊对恶性伤医事件的看法,以及该如何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李春:听到这样的消息,当然很伤心。我们医院以前也有过。我觉得当医生真的很难。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女生,遇到突发情况,能做什么呢?


而且,现在医院里诊室的设计也都很封闭,我们连逃也不出去……


杨凌彬:我倒是对这种事情已经麻木了……


 亲身经历过伤医事件 

春雨君:杨主任您这么悲观的吗?????


杨凌彬:其实我自己就赶上过一次——大概是10多年前了吧,有一天凌晨3:00,我在急诊科值班。来了一名患者,一进门就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莫名其妙啊,刚想问问怎么回事儿,他冲上来就给了我两拳。然后紧接着外面冲进来他的家属把他制服了,家属还跟我解释这患者有精神疾病……您说我碰到这种事情冤不冤?幸亏他手里是没刀哇~ 


贾树红:我也听说过,采取这种暴力手段的病人,其实多半是有人格障碍或者精神疾病,他们受到了不良舆论导向的诱导,而做出这样的举动。所以,这里面媒体有很大的责任!


 媒体正确宣传不足 

吕雪莲:我提一个点——现在大多数的城市,都建有第三方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但是很多患者都不了解不清楚,一旦遇到一些可能的医疗差错或者医疗纠纷,第一选择就是伤医泄愤,而不是通过相关调节渠道解决问题化解矛盾。这说明我们的新闻媒体对于医患矛盾医疗纠纷的合理解决宣传严重不足,总有个别抓眼球,讨好民众的媒体表达出对于伤医案件的同情或者一定程度的理解,对于加剧医患矛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贾树红:确实,有些病人病情恢复不理想,本来就有情绪,再看到很多媒体报道黑医生的文章,就会燃起怒火。有很多暴力伤医的案件,都是发生诊疗行为数月或数年之后来报复医生的。


 医院应重视安检措施 

春雨君:哎,想起来挺感慨:每到抗疫关键时刻需要医生冲在前面了,媒体就各种夸医生“最美逆行者”。但其实医生们更需要的,是日常的真实客观的报道。其实之前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和朝阳医院的陶勇医生出事之后,听说很多医院都加强了一些对医生的保护措施,不知道咱们这边有没有体会到?


贾树红:我们诊室是有一键报警的。装了有一年了吧?按了按钮,保安会过来。 


李春:我们诊室里也有,但是如果真的遇到突发情况,其实也是没办法。可能我还来不及按呢,就已经出事儿了。 


杨凌彬:我想起前几天看了那个“烧伤超人阿宝”写的一篇文章:说医院砍死医生,院领导一点事没有,但是医院里发现一例新冠肺炎,院领导马上乌纱帽不保。所以,一般医院的安保水平也就上不来,就算医院有一些保安,一般都是在旁边看戏的,一有危险,他们比你溜的更快。 


贾树红:现在其实医院里还上了安检系统,就跟火车站地铁那种一样:人、包,过机器及手检。这个安检真的是很有必要的。 


李春:同意,我觉得目前能稳定保护医生的话,还是应该以安检为主。 


吕雪莲:对,现在由于医院被列为公共场所,其实有专门的公安处置安保系统的升级改造,整体来说,说伤医案件也相对下降了。但是由于政策的落实是需要分层级逐渐完成,对于一些二三线城市偏基层的医院来说,保障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的安保系统以及应急预案没有完全落实,希望各级医院安保系统充分升级以后能够使得这样的伤医案件得到有效控制,不再出现类似的悲剧。


 可建立医疗暴力黑名单 

春雨君:各位老师觉得,在保护医生方面,还有哪些事情是可以做的呢?


吴晓林:我觉得应该加强医患沟通,同时建立预警机制。


春雨君:预警???


吴晓林:对,可以建立一个医患双向评价系统,就像银行那样。就诊时,不光显示患者的以往病历资料,还有他就医行为的相关评分。过往有过不太好行为的,刷卡分诊时,系统就要对相关医生做出预警提示。


春雨君:这个好像有点央行征信系统那个意思了?


贾树红:有过伤医行为的人,尤其应该列入医保黑名单,让医院有权利拒绝诊治。但是现在,咱们现阶段就没有针对医疗暴力的医保黑名单制度!


吕雪莲:因为患者看病就医难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长期以来矛盾转嫁在医患之间,再加上舆论导向和案件处理判决不力,导致破窗效应,恶性伤医案件频发。政府因为缺少相关的法律依据,对于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始终没有做到充分的保护,那段时间这种恶性伤医事件对于医务人员确实造成很大的人身威胁和心理影响。


吴晓林:真的,医患关系不像其他服务行业,如果让医生治病还要给自己留退路,那真是患者的悲哀。


吕雪莲:所以说归根结底,对于这种恶性伤医案件,从法律法规方面要开展从严从快的打击力度,医院领导应高度重视医务人员人身安全保护措施的落实,加快完善各级医院的安保升级改造,另外一方面各类媒体应该积极配合加强舆论宣传,严厉谴责各种伤医行为,将这种一旦有了医疗纠纷矛盾第一反应是要诉诸武力的思维模式引导到正确的解决问题的道路上。


春雨君:各位老师说得太好啦,今天感谢大家来参与我们【春雨小圆桌】的分享。希望今后有机会,再跟各位老师交流哇~~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