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仙碱能治疗新冠?先小心别毒到自己吧

  • 时间:
  • 浏览:698
  • 来源:养生堂
在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今天,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新冠病毒成为地球上的新一员,企图使其像SARS病毒一样快速消失,已经是一个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实现的美好心愿,因此,疫苗和治疗药物,仍是对抗新冠病毒的重要“法宝”。

 
1月23日,加拿大蒙特利尔心脏病研究所(Montreal Heart Institute,简称MHI)的研究团队发布消息称,他们发现秋水仙碱(colchicine)在新冠治疗试验中产生积极效果,可以成为对抗新冠病毒的有效口服药物。


 
秋水仙碱是一种什么物质?它在与新冠病毒相斗争的过程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它可以作为口服治疗药物,被广泛推广吗?
 

秋水仙碱具有较好的抗炎作用


秋水仙碱最初是从秋水仙属植物秋水仙中提取得到的一种生物碱 (鲜黄花菜中也有,所以不要生食) ,其最主要作用机制是破坏微管蛋白,阻止有丝分裂的进程。在这样的有丝分裂中,染色体虽然纵裂,但细胞不分裂,不能形成两个子细胞,因而使染色体加倍。
 
在生物遗传学中,秋水仙碱因诱变多倍体效果显著,被广泛用于植物育种工作。而在医学范围内,秋水仙碱作为一种抗炎药物,主要用于痛风的治疗。
 



痛风性关节炎是一种尿酸代谢异常导致的炎症关节病,常伴有高尿酸血症,四肢关节和/或软组织内可检测到尿酸单钠晶体沉积,是目前国内外最常见的关节炎之一,急性发作常表现为反复发作的关节红肿热痛,慢性期则主要表现为关节畸形和功能障碍。
 
对于急性痛风的止痛治疗,2016 年欧洲抗风湿病联盟痛风治疗指南提出秋水仙碱、非甾体类抗炎药和糖皮质激素几乎是等效的,该指南提倡以小剂量秋水仙碱治疗。
 
因痛风患者的尿酸代谢有问题,当体内局部尿酸水平升高并达到饱和状态后,最终会导致尿酸单钠晶体的析出,而尿酸单钠晶体沉积是痛风性关节炎发病的中心环节。
 

(痛风患者的手指/图源:123RF)

当大量尿酸单钠晶体析出后,免疫系统会派出中性粒细胞吞噬尿酸单钠,但中性粒细胞作用有限,因此还会诱导溶酶体释放一种糖肽晶体衍生的趋化因子,该因子可显著放大中性粒细胞的细胞募集作用。
 
而中性粒细胞聚集则会引起红肿热痛等一系列的炎症反应,也就是痛风患者的急性发作。秋水仙碱的抗炎作用机制主要是抑制中性粒细胞趋化、黏附以及超氧化的产生,其次是抑制炎症小体和白细胞介素1β 的加工和释放,从而达到迅速消炎的作用。

除了在消炎方面的作用,近年来秋水仙碱还被发现可以抑制成纤维细胞增生,抑制胶原形成,起到抗纤维化的作用,因此在肾间质纤维化、肝硬化、特发性肺纤维化等方面都有广泛研究。
 
此外,秋水仙碱还是一种广为人知的高效微管靶向药物。临床试验表明,秋水仙碱能够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甚至杀死肿瘤细胞,但其对正常细胞的毒性限制了在癌症的治疗价值。
 

秋水仙碱与新冠治疗

 

或许正是秋水仙碱在抗炎方面作用显著,才被纳入了新冠肺炎的潜在疗法之中。
 
在2003年SARS疫情爆发后,一些对死者的解剖论文指出,SARS患者其肺部的损伤不仅仅是病毒直接侵袭导致的,还存在其他机制导致的继发性损伤,而细胞因子风暴可能是肺部继发性损伤的重要原因。
 
细胞因子风暴是指机体短期内分泌大量细胞因子,引起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甚至导致多器官功能障碍的一种过度免疫反应。这其实是一种“自杀式”攻击,目的是让免疫系统迅速反应,但会导致机体器官组织及细胞的损伤。
 
此后,在刘良团队的首份新冠遗体解剖报告中同样指出,作为SARS病毒的姊妹毒株,新冠病毒引起的肺部病变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杀人手法”十分相似。尸体解剖报告指出,死者肺部损伤明显,尸体检验肉眼所见与影像学改变情况相符合,提示COVID-19主要引起深部气道和肺泡损伤为特征的炎性反应。
 
蒙特利尔心脏研究所的研究小组在加拿大、美国、欧洲、南美和南非对近4488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开展了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其研究发现,秋水仙碱可令住院人数减少25%,呼吸设备使用需求减少50%,死亡病例数下降44%。
 
研究小组负责人、该研究所研究中心主任塔迪夫(Jean-Claude Tardif)表示,研究显示,秋水仙碱可有效预防细胞因子风暴,减少新冠病毒引发的相关并发症。
 

谨慎使用秋水仙碱

尽管蒙特利尔心脏研究所表示,这一“重大科学发现”使秋水仙碱成为“世界上首个可用于治疗新冠非住院患者的口服药物”,但我们仍需谨慎对待秋水仙碱,因为它是有毒的。
 
秋水仙碱中毒是死亡率较高的一种药物中毒,一般认为,秋水仙碱剂量在0.5~0.8mg/kg是对身体有毒性,剂量高于0.8mg/kg则会致命, 但国外也有报道摄入 0.4 mg/kg 秋水仙碱 35 h 后引起死亡的案例。
 
因为秋水仙碱主要与细胞微管蛋白结合并在纺锤体形成的中期终止有丝分裂,它会引起微管的解聚和清除,所以最受影响的器官是那些细胞分解代谢很快的器官,如胃肠道、骨髓和毛囊等。
 
典型的秋水仙碱中毒,主要包括以下3个阶段:
 
而秋水仙碱是一种亲脂性化合物,口服吸收快,一般口服后30min~3h可达峰浓度,目前并没有针对秋水仙碱的特效解毒药,以支持治疗为主,早期给予催吐、洗胃、导泻等治疗,以减少吸收。
 
此外,药物之间相互作用也会导致秋水仙碱中毒。秋水仙碱合用他汀类药物可能导致他汀类药物肝代谢率降低,他汀类药物生物转化减慢,致使肌病和横纹肌溶解发生率提高。
 

总之,蒙特利尔心脏研究所对于秋水仙碱治疗新冠的研究是十分有意义的,但若用于大范围推广,则需十分谨慎。此前副作用没那么大的氯喹,就曾因被有影响力的人力推,造成了许多人盲目服用中毒的事件,而对待毒副作用强得多的秋水仙碱,更需要小心再小心。
 
 

参考文献:

[1]韦秋琴,张祖隆.秋水仙碱抗炎、抗纤维化及抗肿瘤的研究进展[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20,30(4):76-81. DOI:10.3969/j.issn.1005-8982.2020.04.014.

[2]刘俊兰,臧秀贤,逄利, 等.秋水仙碱中毒并发脑桥外髓鞘溶解症一例[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2020,38(6):461-462. DOI:10.3760/cma.j.cn121094-20190918-00384.

[3]孙玉霞,姚玉龙,许开亮, 等.致死剂量秋水仙碱中毒成功救治1例[J].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2020,32(2):240-242. DOI:10.3760/cma.j.cn121430-20200109-00046.

[4]杜文秀,任艺,李亮, 等.大剂量秋水仙碱中毒病例报道及文献回顾[J].东南国防医药,2019,21(2):202-204. DOI:10.3969/j.issn.1672-271X.2019.02.021.

[5] RICHETTE  P,  DOHERTY  M,  PASCUAL  E,  et  al.  2016  updated  EULAR evidence-based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gout[J]. Annals of the Rheumatic Diseases, 2017, 76(1): 29-42.

[6]J M Nicholls, L L M Poon, K C Lee, et al., Lung pathology of fatal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The Lancet, 2003. 361(9371): p. 1773-1778.

[7]刘茜,王荣帅,屈国强, 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尸体系统解剖大体观察报告[J].法医学杂志,2020,36(1):21-23. DOI:10.12116/j.issn.1004-5619.2020.0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