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种可能比生孩子更痛的病,竟是带状疱疹惹的祸

  • 时间:
  • 浏览:984
  • 来源:养生堂

北京55岁的何先生是带状疱疹的“老患者”了。得过两次带状疱疹的他,听到带状疱疹几个字还心有些许“害怕”。

第一次得带状疱疹,何先生并没在意,他的腰背部长了一片一片的水疱,跟疙瘩似的,头两天生疼得厉害,他的母亲听他哼哼得厉害,一瞧这症状,告诉他是“缠腰龙”,赶紧去医院瞧瞧,一查才了解是带状疱疹。

这一治就半个月,吃药、照光……可没少折腾,不光如此,这病带来的疼痛感让何先生整宿难眠。后来,才慢慢有所好转。

好景不长,才过了一年多,何先生发现自己的胸前老疼,去医院照心电图也没查出什么毛病,可这种疼痛何先生太熟悉了,他感觉跟去年得过的带状疱疹脱不了关系,就去看皮肤科医生了。这一去果不其然,带状疱疹复发了!

但是,何先生纳闷:为什么自己总被盯上,别人就没事儿呢?跟医生一打听才知道,如果人上了年纪,免疫功能一下降,就可能会中招。何先生很担忧,尤其是去医院时还看到过眼睛周围上长了疱疹的患者,十分害怕病情加重。

带状疱疹是个什么病?

反复盯上何先生的带状疱疹原来(俗称:缠腰龙、蛇缠腰、生蛇等)是一种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引起的感染性皮肤病1。常伴有神经痛,多为阵发性,也可为持续性,并在身体单侧出现带状分布的皮疹1,故名“带状疱疹”。

带状疱疹常多发于胸背部、颈部、头面部、腰部1。通常,发疹前有轻度乏力、低热、食欲不振等全身症状,患处皮肤自觉灼热感或神经痛1

带状疱疹患处会先出现潮红斑,很快出现粟粒至黄豆大小丘疹,成簇状分布而不融合,继而迅速变为水疱,疱壁发亮,疱液澄清,外周绕以红晕。皮损沿某一周围神经区域呈带状排列,多发生在身体的一侧,一般不超过正中线1。而且,带状疱疹不是患过后就会终身免疫的疾病,痊愈后同样可能复发1

哪些人易得“带状疱疹”

年龄是带状疱疹最重要的危险因素2。50岁以上为易发人群,年龄越大越容易患病,病情也更严重1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疾病和免疫抑制治疗(如:化疗、激素治疗等)也是引发带状疱疹的危险因1-3

大约 1/3 的人在一生中会患带状疱疹2*(* 美国数据)。而且,即使身体健康,几乎所有年长的人神经系统中都潜伏着水痘——带状疱疹病毒2。随着年龄增长,免疫功能逐渐下降,病毒会再激活引发带状疱疹 1,2

这也可能是55岁的何先生再度被带状疱疹缠上的原因。

带状疱疹疼痛可能甚于生娃

得了带状疱疹可能有多痛苦?在急性期疼,痛如灼烧、电击、刀刺般2,可能更甚于分娩阵痛、类风湿关节炎、慢性癌痛等4

而患带状疱疹,往往“祸不单行”,可能会导致严重且持久的并发症2。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是带状疱疹最常见的并发症。约9%~34%的带状疱疹患者会发生带状疱疹后神经痛#,30%~50%的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疼痛持续超过1年,部分甚至达10年或更长5。(#带状疱疹皮疹愈合后仍持续1个月及以上的疼痛即为带状疱疹后神经痛5。)

除了疼痛带来的痛苦,带状疱疹还可能对生活造成影响。通常,老年带状疱疹患者的急性期疼痛可能更常见且为重度,严重影响生活各方面,如发生焦虑、睡眠障碍、无法正常工作或生活1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也会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45%的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出现焦虑、抑郁、注意力不集中等;超过40%的患者伴有中重度睡眠障碍及干扰日常生活;有研究报道,60%的患者甚至曾出现自杀的想法5。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还常出现身体疲乏、不想活动、厌食、体重下降5。因为照顾患者,也会导致家属疲劳、失眠等5

接种疫苗是预防带状疱疹的有效手段

那么,患上带状疱疹该怎么治疗呢?目前,抗病毒药物治疗能有效缩短病程,加速皮疹愈合,减少病毒播散到内脏。应在发疹后24-72小时内开始使用,才能获得有效治疗1(具体治疗应咨询专业医生)。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在有效治疗时间内及时就医,可能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带状疱疹治疗方法有限2,接种疫苗是预防带状疱疹的有效手段6,可显著降低带状疱疹疾病负担1

所以,一定要注意预防,尤其是50岁以上易发人群1,避免不必要的痛苦。快去当地社区卫生站或医院保健科咨询疾病和预防知识。

 参考文献:

1. 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带状疱疹专家共识工作组.带状疱疹中国专家共识.中华 皮肤科杂志,2018,51(6):403-408.

2. Harpaz R, Ortega-Sanchez IR, Seward JF;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Prevention of herpes zoster: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MMWR Recomm Rep. 2008 Jun;57(RR-5):1-30.

3. Dworkin RH, et al.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herpes zoster. Clin Infect Dis. 2007 Jan 1;44 Suppl 1:S1-26.

4.Katz, Joel & Melzack, R. (2011). The McGill Pain Questionnaire: Development,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and usefulness of the long form, short form, and short form-2. Handbook of Pain Assessment. 45-66.

5.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共识编写专家组.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16; 22(3):161-167.

6.权娅茹, 李长贵. 水痘和带状疱疹及其疫苗. 中国食品药品监管, 2019, 183(04):87-91.

公众如有相关医学需求,请向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咨询,以获得个人医疗建议。

NP-CN-SGX-ADVR-200055 有效期至202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