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网红火锅店违禁兽药相似的是,这种药物也曾广泛使用,又被摔下神坛

  • 时间:
  • 浏览:809
  • 来源:养生堂
近日,网红火锅店“哥老官”因被检出一批次的牛蛙含有呋喃西林代谢物而引发广泛热议。呋喃西林作为一种人工合成的抗菌药,能够干扰细菌的糖代谢和氧化酶系统,从而发挥杀菌作用。


作为一种便宜好用的抗菌药,呋喃西林曾在畜牧、水产养殖中被广泛应用,但后来发现呋喃西林有致癌、致畸作用 (动物实验中) 且能够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将其列为了3类致癌物,我国也早在2002年就将其列为了禁用兽药。
 
尽管“先因作用广泛使用、后因危害而被禁止”这样的例子在人工合成药物中数不胜数,但历史上有一种药物,虽经历相似,却几近封神,影响了全世界。

全盛时期

 

1962年,美国科普作家蕾切尔·卡逊出版了一本科普读物——《寂静的春天》,该书以生动而严肃的语言,向我们描绘了一个这样的世界:在过度使用化学药品的污染下,春天没有鸟儿歌唱,河流中漂着死鱼。
 
(蕾切尔·卡逊与《寂静的春天》/图源网络,侵删)

在该书中,作者将笔锋直指DDT,此后,世界多国开始禁止生产和使用DDT。而在此之前,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DDT的忠实粉丝。
 
DDT又名滴滴涕、二二三,化学名为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该物质于1874年被德国科学家首次合成,但当时没有人知道这个新玩意有什么用。
 
直到1939年,DDT的命运迎来了转机。当时瑞士化学家米勒致力于寻找一种强效低毒的杀虫剂,用于控制昆虫对农作物的侵害。在4年时间里,米勒失败了三百多次,最终发现了DDT这种白色粉末。
 
(米勒与DDT/图源网络,侵删)

最初,米勒将苍蝇放进涂有DDT粉末的玻璃箱里,第二天早上,苍蝇全部死掉了。但进一步的测试发现,DDT对各种昆虫都有惊人的杀灭效果,从马铃薯甲虫、蚊子、虱子,跳蚤到白蛉,DDT几乎对所有的昆虫都有神经毒性。
 
经过改进, DDT于1942年正式投放市场销售和应用;1943年, 美国农业部在实验中采用DDT杀灭马铃薯甲虫, 证实DDT有很好的杀虫效果;在1944年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战役中, DDT在几周之内为士兵战胜斑疹伤寒 (由虱子传播) 流行病带来捷报......
 

(二战期间,DDT被直接施用在人身上,消灭虱子、跳蚤等体外寄生虫 /图源: Wikimedia Commons)

而DDT的成就远不止于此,当时人们一度以为找到了一种对人无害而杀虫高效的神奇药物,因为DDT不仅能有效杀死农作物害虫,提高粮食产量,还能有效阻断蚊虫携带的疟疾病菌传播,拯救数以万计的生命。
 
二战之后,人们开始疯狂依赖DDT,甚至采用飞机大范围喷洒。据世卫组织统计,自DDT在全世界推广使用以来,大约拯救了2500万人的生命。
 
(DDT的滥用/图源网络,侵删)

比如1945年,印度疟疾患者大约7500万人,致死80万人,而到了六十年代初,病例数已降至约5万/年。希腊疟疾的病例数,也从每年的一两百万下降到几乎为零。
 
在南非,1945年有1177例疟疾,DDT喷洒之后,1951年只有61例疟疾;在我国台湾省,1940年有一百多万例疟疾,DDT喷洒之后,1969年只有9例疟疾;在意大利撒丁岛,1946年有75000例疟疾,DDT喷洒之后,1951年只有5例疟疾......
 
正因如此,1948年,米勒因发现DDT及其化学衍生物对害虫有剧烈毒性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跌落神坛

时间永远是最好的试金石,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滥用DDT杀虫,就像是与魔鬼做交易。
 
在DDT疯狂使用的20年后,科学家发现它有些过于稳定了,在环境中极难降解。DDT在土壤中消失95%所需要的时间为4-30年 , 平均为10年。
 
DDT可以沿着食物链传递与富集 (与此相似的是,呋喃西林也可以长期稳定地存在于生物体内,并沿着食物链传递富集) ,也就是说,它对环境的危害是累积的,短时间、低剂量可能会表现得安全无害,但随着它在食物链中不断富集,最终危害性可能遍布所有生物,包括人类本身。
 
科学家已发现鸟类体内含DDT会导致产软壳蛋而不能孵化,尤其是处于食物链顶级的食肉鸟,一些鸟类因此失去孵化的能力,美国国鸟白头海雕几乎因此灭绝。
 

(白头海雕/图源:123RF)

《寂静的春天》出版以后,1969年世界卫生组织停止了DDT灭绝疟疾的相关项目,1972年美国正式禁用DTT,随后世界大多数国家都相继禁止了DDT的使用。
 
在此之后,许多研究都将接触DDT与婴儿出生缺陷、孕妇流产和生育能力下降联系起来。人类暴露于高DDT浓度下会引发痉挛和恶心,并可能会患上癌症。同时,DDT也被认为是导致婴儿出生体重过低、流产和儿童神经发育迟缓的原因之一。
 
由于DDT在环境中的分解时间较长,所以尽管大多数国家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禁止使用DDT,但曾经的使用仍有可能会影响今后人们的健康。
 
2001年,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文称,暴露于杀虫剂DDT的孕妇更有可能早产,或者是生下虽然足月但体重偏低的婴儿。
 
2014年,美国研究团队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神经病学》上的文章指出,DDT或许会提高老年痴呆症的患病风险。
 
2018年8月,一项发表于《美国精神病学杂志》的研究发现,在子宫中接触过DDT的胎儿,出生后罹患自闭症的概率是正常胎儿的两倍。
 

低调回归

虽然人们充分认识到了DDT的危害,但时至今日,还没有哪种替代品能达到像DDT一样的杀虫效果,并且,禁止使用DDT以后,在靠近赤道的一些国家,蚊虫又开始迅速繁殖,疟疾再次肆虐。
 


世界疟疾基金会(MFI)在《世界疟疾现状》中称,2006年,全球大概有24.7亿人感染疟疾,33亿人受到疟疾威胁,其中86%的病患集中在非洲国家,其余病患集中在印度、苏丹、孟加拉国等亚洲国家。
 
当时美国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呼吁世卫组织重启对DDT的使用,以控制疟疾的流行,拯救非洲人民的生命。
 
基于疟疾的不可控之势,几经权衡之后,世界卫生组织于2006年解除了对DDT的禁令,允许部分地区重新使用DDT,用于控制蚊子的繁殖,以及预防疟疾、登革热、黄热病等在世界范围的卷土重来。
 
(非洲地区仍在使用DDT/图源网络,侵删)

“室内喷洒DDT仍是对付疟疾最好的办法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抗疟疾运动的负责人科奇说, “在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数十种杀虫剂中, 最有效的就是DDT。”
 
世卫组织的这些举措至今仍是充满争议,在环境保护与拯救生命之间,我们往往难以找到一个两全的解决办法,但DDT的兴衰历史能让我们在使用人工化学品时更为谨慎,对安全健康与环境保护更为重视。
 
不管是曾经的DDT,还是如今的呋喃西林,当其潜在的危害已经显露出来时,我们都应该及时刹住“脚步”。当有些企业因一己私利枉顾道德与法律的时候,就应该受到严惩。
 
 
 

参考文献:

[1]张连辉.“对子孙后代的生存负责”——中国禁用有机氯农药六六六和滴滴涕的曲折历程[J].当代中国史研究,2020,27(05):101-114+159.
[2]史娜.DDT微生物降解研究[J].中国资源综合利用,2020,38(07):129-131.
[3]陈恒飞,吴昊,盛守祥.我国DDT污染现状及替代产品研发趋势[J].环境与发展,2018,30(11):37-38.
[4]苟尤钊.技术演进的社会学分析——从DDT命运的一波三折谈起[J].科技与企业,2014(23):124-125.
[5]李光,杨敏才.DDT杀虫剂兴衰的启示[J].科学·经济·社会,1985(01):71-75.